Press enter to see results or esc to cancel.

Penang Left-Handed Char Kway Teow | 炒粿条辣不辣?

炒粿条,香港那里称为炒贵刁。

一般来说,当然不会贵,是新马一带的著名食物。

最近,香港有个老爸,在面书上投诉说炒粿条竟然是辣的,

导致他的孩子吃不下去。

这件事就炸开了锅,

还上了马来西亚新闻,讨论:正宗炒粿条到底是不是辣的?

这里不想讨论说,

正宗炒粿条来自那里?反正大家还对正宗肉骨茶和辣椒螃蟹还是喋喋不休;

也不是要讨论,

炒粿条应不应该是辣的?反正对你口味就是;

更不是要讨论,

香港人是否和新加坡人一样芝麻绿豆的事都要放大来看;

老实说,以上的问题我全都不在乎。

我只在乎:小展峰到底能吃多辣?

为了测试小展峰,我还加入了终极攞你命3000条件:

  • 要在街边,因为要接地气
  • 周遭空气要够闷热,因为要让小展峰的容忍力推到极限。
  • 油烟味要够浓,因为要让气氛变得更极端。
  • 炒粿条要辣
  • 最后,当然要好吃。

结合以上的条件,我把他带到了马来西亚槟城去。

槟城有个著名的炒粿条街边小档子:左手炒粿条。

我是左手哥,说你又不听,听你又不做。。。

他不是从《江湖》里退役下来的左手哥。

我也忘了他是不是用左手炒,

因为从头到尾我只注意他的炒粿条。

左手的摊子就在一个狭小的街道上, Lebuh Keng Kwee 。

街道虽狭小,倒是人山人海。

因为除了左手,还有别的几个著名的摊子。

左手是个夫妻档,应该是吧。

丈夫负责炒粿条,

太太负责接单及收钱。

左手的摊子极其简陋,

一个煤气桶,上面放着一个锅,

一碟一碟香喷喷的炒粿条就这样炒出来。

整个摊子被重重的油烟包围着;

熏得我昏头昏脑的。

至于卫生程度什么的,

你别看,也别想,那就是了。

我要小展峰去排队,因为当天人龙很长。

小展峰:(百般不情愿)我们能不能去有冷气的地方?

我:(满头大汗)你先试吃,吃完后我们再去。

小展峰:炒粿条新加坡没有吗?为什么要来这里吃?新加坡 Food Court 还有冷气哩。。。

我:这个不一样,特别好吃,和新加坡 Food Court 的那些完全不一样等级。

不知小展峰是否也被那香喷喷的味道熏得迷迷糊糊的,

他倒也乖乖听话在烈日下排队。

小展峰乖乖的排队

 

摊子阿姨:啊弟啊,你要不要加辣?

小展峰:(不假思索)要辣!

摊子阿姨:(意外停顿了一秒)真的哦?反正不会太辣的啦!

小展峰喜欢辣,但不算特别会吃辣。

等了将近半小时,摊子阿姨笑眯眯的把一碟炒粿条递给小展峰。

小展峰望着我,半信半疑的吃了一小口。

这下,可把他的味蕾可吃出味来了。

当下,小展峰立刻在街道上,也不顾得找位子,当场站着开餐。

不找位子了,就站着吃吧。

 

太烫了,就放在随便一张桌子上吃吧。

就这样,小展峰在满头大汗,油烟弥漫,烈日低下,

站着吃了两碟炒粿条。

第二次是他自愿回去再排队。

如果你问我,会不会辣。

我只能说,其实不会,只有微辣。

左手老板功力深厚,炒出了『锅气』,

喷鼻的一小碟,足以值得我来槟城的票价,

重要的是,整个旅途里,小展峰再也没提起麦当劳。

 


 

来这里并不难,和司机说 『Penang Road 左手炒粿条』就是。

吃了热气攻心的炒粿条,还可以多走几步到隔壁的《愉园茶室》,

来碗凉入心肺的著名潮州煎蕊(Chendol)

 

 

 

 

 

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
*

code

Contact Us